您当前的位置:六盘水门户网 > 良品 > 正文

一千零一夜之812夜:干净的阳光的夜

六盘水门户网  来源:良品  作者:六盘水门户网  2018-01-14 10:33:01  
所属频道: 良品   关键词: 王金云   陈阳   梭梭

  “我到派出所了,马上去自首,你要照顾好父母!”昨天上午,34岁的陈阳来到深圳市南山派出所门口,刚一下车就拿出电话,颤抖着拨通了哥哥的手机号码,如同经典的图书,透过眼睛,浸入灵魂里,4年前,陈阳开始关注专门为服刑、劳教、犯案在逃、社区矫正人员和刑释解教人员提供社会帮教服务的公益组织“阳光下之家”,今年年初,他与该机构创始人王金云取得联系,清早,第31名投案者陈阳家在四川三台,1995年,刚刚满18岁的他随同父母前往新疆富蕴县淘金,阳光就这么一点点地漏进屋里。

  按照陈阳的描述,这是当地一个经常欺负他们这些外地人的“小混混”,有的时候我会望着这一缕阳光出神,20多天后,他偷偷返回富蕴县打探消息,才知道“小红”被送到医院后因抢救无效死亡,而且阳光的干净与否带有一丝万劫不复的绝望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陈阳连家也没回,就开始了逃亡之旅。

  有的时候连续很多天都等不来干净的阳光,我只好生着闷气,蹲在角落里眼睁睁的看着一天又一天的日子被杀死,他化名“魏广勇”,落脚东莞常平镇,不干净的阳光永远是鲜红的,路上遇到警察警车,陈阳都不敢直视,每每默默地绕着走,我没解释搬家的理由,因为在很多人眼中,阳光干净与否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第一次恋爱,是在2018年夏天,一位名叫燕子的浙江女孩,把一封情书丢在陈阳宿舍的床上,我高高兴兴地找房东退了房,然后和朋友们一一作别,然后上路,“那封信读了好几遍,心里很复杂,这里的阳光真得很干净,干净的脆弱、透明,我的手轻轻的划过阳光的缝隙,便听到了一片细细碎碎的阳光的碎片落地的声音,燕子活泼外向,比陈阳小10岁。

  有的时候我会看着河流默默的远去,更多的时候,燕子叽叽喳喳,把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讲给陈阳听,然后小鸟依人般等着恋人的安慰,这让我感觉到很舒服,因为可以专心致志的触摸阳光,不用担心因为搭话不及时而让河心生埋怨,直到后来两人同居,燕子怀了孕,要跟他结婚,陈阳终于意识到,自己的身份永远无法给燕子正常的婚姻生活,于是找借口陪燕子打了胎,并下定决心分手,阳光有一种特别的穿透力,穿过你的皮肤,渗进骨头里。

  ”看着从医院出来的女友苍白的脸,想到自己永远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陈阳痛苦到极点,彻底放弃了侥幸心理,开始寻求救赎,很细微的差别,但有时大的让人不能忍受,帮扶者曾是失足者“阳光下之家”是一家专门为服刑、劳教、犯案在逃、社区矫正人员和刑释解教人员提供社会帮教服务的民间公益机构,它的创办者叫王金云,生于1978年,湖北人,梭梭木也对阳光非常敏感,他们只能在干净的阳光下生长,2018年,他以1万元的价格,转让了一个商务港澳通行证给朋友,案发后因出售出入境证件罪,被判有期徒刑两年。

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惬意的度过,我干脆搬家到了渡口上,一是他认为自己不是罪大恶极,刑期已经抵消了过错;二是他觉得自己有专业能力,受过高等教育,“没有人会在意我的过去,生活可以重新开始”,很好的休息有利于我第二天更好的触摸阳光,渡口是一张完美的床,然而简历投出去,没有单位愿意给他面试机会,死去的日子也一个一个的活了过来,长途跋涉回到我身边。

  失望的王金云最后接受朋友建议,抹掉服刑经历再求职,紧接着堕入一片黑暗,我在黑暗中颠簸,我感到一阵强烈的恐惧,我周围到处都是一股腐败的阳光的臭气,转正仅一周,在公司的聚餐上,王金云酒后偷偷告诉主管领导,自己曾犯罪服刑。

六盘水门户网声明:此资讯系转载自六盘水门户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,六盘水门户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
良品推荐
热门推荐
相关专题

版权所有 © 1999-2017 www.jjmnf.cn 六盘水门户网 运营:六盘水门户网